若旅

Пыли звёзд- это я.

依旧是随便画画,米可狐x杨迪豹
不可爱也不要说出来(//∇//)

就觉得无论什么可爱的小动物套在米迪cp身上就是没有违和感呀(●°u°●)​ 」

用巧克力就能克死的venom-doggy

也只有埃迪做得到!

信赖的依靠
甜美的笑容
温馨的气氛
这种感染人心的力量♡

我觉得强行配cp不大好

真香

b站av26674841

随便画画,不可爱也不要说出来(*゚∀゚*)

米可x杨迪

内啥……就想问一句……有没有吃米迪的(//∇//)
没有我就找个时间自割腿肉233
p.s.动图来自b站

等我死了,我要我的棺材里塞满抱枕,顶得棺材盖不上盖儿,我要我漆黑的棺材上用烫金印我喜欢的诗和歌词,装出虚假又廉价的格调。

等我火化了,我要我的骨灰里掺上闪粉,盒子外面贴上漂亮的独角兽和水钻的小粘贴,暗格里装着小型的八音盒,打开盖子就会有生日快乐歌。

之后,把这东西放进一只大的氦气球里,松手,让它瓢到大气层和宇宙交界的地方爆掉,让那些灰尘在高层大气的边缘四散,或许幸运的几个粒子会挣脱地心引力散失在外太空。直到永恒的时间后,说不定曾经组成我身体的某个元素会在世界的某个角落,与你们重逢。

无论多少次掉回hp的坑,我都不愿意去重看最后一部,无论是电影还是原著。

不得不说罗姨给每个角色都赋予了灵魂,他们都那么令人喜爱。双胞胎是这个混沌的世界里最纯真又简单的快乐,小天狼星是燃烧灵魂反抗黑暗命运的鲁莽战士,斯内普则是无可奈何的一场悲剧……

那么多的角色,有的我们花了几年的时间去深爱,他们却在寥寥数笔里灰飞烟灭;而有的我们花了几年的时间去厌恶去憎恨,却在最后的几分钟里感动得泪流满面。

除去死去的,活下来的伤痕累累。

快乐和绝望同时存在于同一部作品中,这是多么奇妙的事。

这次尤其深爱斯内普,以至于想起那张地窖门口倚靠着木制门框一角的玻璃瓶和百合花,都会心痛。

而这个勇敢又伟大的人,让我想起某位露中太太作品里的一句话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再也找不见了。”

科斯佳和马克思这么甜!!嚎啕大哭
说实话这个剧的bg有点吃不下去,但这两只这么甜怎么没人吃QAQ

【贾尼】自我(1)

Tony试图找回他丢失的Jarvis,但他找回的这个人工智能似乎和之前的有什么不一样了。

ooc文笔差。

压力大的产物,更新能多慢有多慢。

*

任何事物消失都不是全然悄无声息的,他们总会或多或少地在这个物质世界里留下些能够证明他们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哪怕只是个A.I.

而这些痕迹不仅停留在事物表面,他们狠狠地刻进人们的心里,为他们带来剜骨一般的痛楚。

奥创一战后饶是强大的英雄Tony Stark也急需用酒精来抚慰自己伤痕累累又疲惫不堪的身心。而当他回到遍地狼藉的史塔克大厦时,在dummy扫帚下闪闪发光的玻璃碎片提醒着Tony他的欢乐谷也是经历过了一场恶战,他架子上的大部分酒精饮料早已葬身于他邪恶的造物手下。

“Jarvis,乖孩子,醒醒吧,给daddy找找咱们的酒窖里还有什么好东西?”

Tony用带伤的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期待着他的智能管家向他推荐一些值得品味的珍藏,用低沉悦耳的电子音说出几句简单的宽慰的话,或是就这样把他摄入酒精的要求否定掉,擅自派dummy送来难吃的低卡甜甜圈和插着粉红色小伞伪装成鸡尾酒的柠檬苏打--嘴上抱怨着,可他总是乐于赋予他的Jar.一些僭越的权力。

然而房间里冰冷的沉寂让他脑子里混沌的部分苏醒了一些。当可怕的两分钟过去,扬声器里甚至连最细微的电流声都没有响起,Tony这才后知后觉--他的Jarvis已经不在了。

这是一个普通的事实,意识到这一点不需要耗费聪明绝顶的Tony Stark多少脑细胞。他迅速回忆起他的Jarvis融合进了带着无限宝石的生命体里,他的管家先他一步抛弃了这栋大厦和这个世界,而他还没来得及让Friday全权接手高塔幽灵的位置。

可他非理性的那半个脑子嗡嗡地响,胸前的反应堆也像短路了似的传来不正常的阵阵钝痛。

我需要酒精。

Tony颤抖着肌肉愤力甩掉沾着血污的长袖衬衣,穿着汗湿的黑色工字背心迈开脚步,在电梯间里不耐烦地猛戳相应的楼层,急切地想要进入那个能帮助他暂时放下一切的地方。疲惫不堪的钢铁侠目前最迫切的欲望就是见到他数量庞大的酒水收藏,买醉已经在行程表上列居首位。

他伸出右手,在酒窖门口录入指纹,凭借着最高权限大步流星地走进这一方天地。

在Tony为冷气不由得打寒颤的时候,Jarvis的声音做梦一般钻进他的耳朵,在他脑子里震荡。

“Sir,欢迎来到您的私人酒品收藏间。”

说话者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可闻的愉悦,Tony敢打赌他的尾音都是上扬的。

“Jarvis,are you there?”

幸运的是,他的试探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回应。

“Sir,酒窖间温度较低,请注意保暖。”

一样的语调,带着Tony所熟悉的关切,他几乎是一瞬间就暖了起来,比他丢掉的衬衣,比他的西装,比他的羊绒衫,甚至比他战甲里的制热装置都暖得多。

希望的曙光降临地太突然。Tony此时此刻也不想追究Jarvis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只是迫不及待地张开口想要和他的好管家讨论些什么,他想抱怨一下自己有多累,他想感叹一下善后工作有多么难搞,他想诉说他将会在夜深人静时深陷的梦魇,他想听听Jarvis的声音,就像往常一样。

Tony根本不记得接下来他说了什么话,可能是一句要挟,说如果他再假装消失自己就要把他捐给国立大学,也可能只是说了一句亲爱的我爱你我想你了。但命运总是吝啬于给予那些强大的人哪怕一丝一毫的温柔的,不是吗?

他记得很清楚接下来发生的事确实成为他接下来几个星期足以让他惊醒的噩梦。

“Sir,欢迎来到您的私人酒品收藏间。”

“Sir,酒窖间温度较低,请注意保暖。”

他的超级A. I.助理像一个廉价又低端的超市门铃一样一遍又一遍重复着同样的话。

巨大的失望感让Tony Stark觉得自己的心脏都他妈要停止跳动了。